细理游子绪,菰米似故乡 疫情下几名中国留学生的故事

分享到:

“细理游子绪,菰米似故乡”

——疫情下几名中国留学生的故事

细理游子绪,菰米似故乡 疫情下几名中国留学生的故事

中国驻意大利使馆发放给留学生的“健康包”中,有一句毛笔手写诗。(资料图片)

“我的肺里好像有东西咳不出来!”

在全法学联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组建的医疗咨询小组群里,一名中国留学生的一句话,立刻让组员们警觉起来。

详细问诊后,医生认为这名学生只是患了季节性感冒。但他依旧恐慌:“一想到要客死他乡了我就好难过。”当晚,他收到了中国驻法大使馆委托全法学联发放的“健康包”。

“我吃了连花清瘟胶囊,喉咙凉凉的,舒服多了。”他在群里回复。

“连花清瘟胶囊当然不是神药,主要还是心理作用。”近一个月来,群成员翟若阳看到了许多“闹乌龙”的同学,尽管觉得好笑又无奈,但他无比希望,同学们都只是“闹乌龙”而已。

忐 忑

早在2019年12月底,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被报告时,翟若阳与科研组同事就开始关注了。

作为法国克莱蒙奥弗涅大学生物医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翟若阳的研究课题是肺呼吸窘迫症。这正是新冠肺炎可能引起的重症之一。

当地时间1月24日,法国卫生部长表示,法国确诊两例新冠肺炎病例,这是欧洲首次确诊该病例。而后,翟若阳得知国内颁布了武汉封城令,他开始有一丝担忧。

“我和同事们说起这事,他们安慰我说,‘就算你得了这病,不还是我们科研人救你嘛’。”在这些目睹过许多生死瞬间的重症科医生们身边,翟若阳很快冷静下来,开始从专业角度分析新冠病毒能造成什么症状,又是如何变异的。

但有一件事又让他不自觉紧张起来。

当地时间4月2日凌晨5点半,翟若阳的女儿出生了。

“我突然变得很注意防护,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和防护手套,进病房前一定要仔细洗手,第一次在公共轨道交通上觉得有心理压力。”他说。

女儿的出生,也让实验室关闭后一直居家办公的翟若阳,有了更细致观察疫情蔓延下法国社会的机会。

为了减少人员聚集,医院仅允许产妇丈夫一人陪产;街道两旁,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关闭了;从法国大革命时期开始被马蹄磨得越来越光滑的石板路,倒映出的人影变少了。“法国像是进入了一个漫长的周日。”翟若阳说。

在与法国相隔1000多公里的意大利,看着仍在开派对的舍友,徐庆蒙眉头紧锁。

受国家留学基金资助,2016年,徐庆蒙来到佛罗伦萨大学攻读文物保护化学专业博士学位。欧洲文艺复兴发祥地随处可见的文化遗迹让她欣喜,热情的意大利人更是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国内疫情暴发时,徐庆蒙正为毕业答辩做最后的准备。她一边忙着学业,一边关注疫情相关的各种信息,心里愈发惦记父母、亲友。她期待早点儿回国与家人团聚,但意大利确诊病例的出现打乱了一切节奏。

“与国内疫情防控措施不同,意大利官方曾多次宣传疫情不可怕,意大利舍友仍然每周开派对,还总邀请我一起玩。”事实上,了解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徐庆蒙早就绷紧了防疫这根弦,面对舍友的热情,只好用“不舒服”婉拒。

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瑞士……多个国家的确诊病例都在以惊人的速度蹿升。眼见欧洲成为疫情“震中”,当地人的聚会、贴面礼却依旧如常。

徐庆蒙下载了有关疫情的论文和信息给舍友看,舍友也“很给面子”地把聚会地点改在了别的同学家。徐庆蒙很无奈,只好把自己关在屋里,回国的念头时不时从脑海里冒出来。但考虑到国内疫情刚刚稳定、回国路上风险也很高,她犹豫不决。

“毕业答辩那天,看到教学楼里大家有说有笑、热热闹闹,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过度紧张了。”徐庆蒙心里有说不清的忐忑。

选 择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出现了。

一天下午,舍友热情地打招呼:“嘿徐,我们班有人确诊了。”“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就好像在说‘我们下周开个派对’。”

此时,意大利确诊人数以每天超500人的速度增长,而学校仍然没有停课。已经完成答辩的徐庆蒙终于决定,回国。

她仔细了解了国内入境相关政策和防疫规定,与父母、居委会、街道、区防疫指挥部、国家留学基金委、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大使馆等多次联系报备,并准备了双重口罩、手套、帽子、靴子、充当防护服的雨衣,尽可能减少自身暴露。

当地时间3月9日晚,原定次日启程的徐庆蒙得知了意大利政府宣布的“封国”消息,她一边把自己“全副武装”,提早5个小时启程,一边又为可能的滞留做着准备。

出境机场旅客众多,华人面孔都做了很严实的防护。“决不能千里带毒回国,是我们的共识。”徐庆蒙说。

罗马、莫斯科、上海,16小时的飞行经历并不是没有过,但这一次,徐庆蒙的“心情完全不同”。飞机上,身边其他国家的旅客连口罩都不戴,这让她几乎不敢合眼。

最后的三小时,徐庆蒙感到双脚开始肿胀,呼吸也有些困难。她想起平时做运动时让自己坚持下去的办法:把3小时分成3个1小时来过,强制自己在脑子里构思要给导师、同学发的邮件,剩下最后45分钟拆成3个15分钟继续熬。

飞机落地刹那,她如释重负。

北京时间3月11日下午3点,徐庆蒙到达隔离宾馆。和她一样的回国方式,后来被网友们称为“教科书式回国”。

“你们吃过饭了吗?”隔离宾馆前台工作人员的一句话,让徐庆蒙顿时哽住了。“大家都戴着口罩,我分不清谁是谁,但每个人都在一直说‘谢谢’。”接过饭菜,热腾腾的温度从手掌传递到心里,她再也忍不住眼泪。

事实上,在160万中国海外留学人员里,像徐庆蒙一样选择回国的仅是少数。截至3月底,仍有142万留学人员因种种原因选择“留守”海外,互帮互助对抗疫情。正在英国利兹大学读大三的马玉洁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国内疫情刚刚稳定,又正值英国大学的期末和毕业季,许多在英留学生都选择留守。作为利兹大学中国学联秘书长,马玉洁此时还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担任学联防疫联络员,整合并传达防疫讯息,在驻外使领馆、留学生及其家长中间做各种沟通。

“其实我非常紧张,怕做错事、怕说错话。”马玉洁坦言,“但疫情当前,总要有人站出来,我想如果需要,那便是我。”她与其他12名同学组成了防疫中枢小组。

3月中旬,小组建立了“留守利兹抗疫互助群”。马玉洁“生怕错过每一个可能帮助到同学的信息”,除了每天5小时写论文的时间外,其他时候几乎都在使领馆、英国政府、学校等各个官方平台和互助群中来回切换。

这时,有个疑似感染的同学“找上门”来。

“我已经发烧两周了,打英国医疗求助电话,他们就让我自我隔离……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出门了,症状一点儿也没有消退……”这位同学在群里求助。

感受到求助者内心的崩溃,防疫中枢小组几名成员顾不上考虑太多,穿戴好手头现有的防护装备便送他去医院急诊,希望能做一个核酸检测。但由于利兹市当时还未报告确诊病例,他们跑了3家医院都被拒绝了。

“或许因为身边有人陪伴,说着中文,这位同学的情绪一点点平静下来。回去后,他的病情开始好转,最终自愈。”这也让马玉洁意识到,同学们需要帮助。

很快,抗疫互助群扩展到5个,药品爱心互助群成立,有国内专家在线答疑的医疗咨询群也在全英学联组织下建立起来。变得越来越忙碌的马玉洁感觉“好像在打怪修炼,而自己升级得超快”。

行 动

大西洋另一边,美国中央俄克拉荷马大学中国学生会会长、大四学生张津瑶同样在奔忙。

得知自己所在的俄克拉荷马州出现确诊病例后,她的第一反应是“有同学还没买到口罩”。

也许是受医生父母的影响,这个23岁的女孩总喜欢“操心别人的事”。她与学生会骨干商议决定,利用准备办活动的经费帮同学们采买防护口罩,确保每人手中至少有20副。

初步统计,在校70多名中国师生中,25人需要学生会“救急”。张津瑶怕“买得慢、发得慢,让大家生病了怎么办”,于是连夜寻找身边能最快配送的口罩资源,并向父母求教如何鉴别口罩安全性。

幸运的是,450副口罩顺利购得并符合防护要求。张津瑶做好防护,给收到的口罩消毒,再把它们分装进袋子,并在袋子上大字书写领取人姓名和临时编号,“帮助大家在领取时快速找到自己的那份,减少聚集时间”。

从学生会提出发口罩,到报名师生领到口罩,仅用了一天时间。“在美国装个电视都要两个月,你们太给力了!”有同学说。

同一时刻,翟若阳正与全法学联医疗咨询小组成员一起,为留守的同学们构筑心理防疫线。

法国出现确诊病例后,大部分中国留学生早早做好了生活物资、防护物资双重准备。但翟若阳发现,当各种消息铺天盖地袭来,一些同学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沉重,恐慌在留学生群体中逐渐蔓延。

与平时的随和幽默不同,翟若阳在当地华人和留学生群里严肃起来:“请大家不要再频繁发送类似‘今天又确诊了多少人’的新闻,不要徒增恐慌。”全法学联也在此时开设了线上聊天室甚至游戏群,给留学生一个负能量的宣泄口。

3月9日,在驻法大使领馆教育处组织下,全法学联医疗咨询小组群成立。翟若阳看到号召后马上报名,他加入时,群里已经有许多国内大名鼎鼎的医生在列。

“同学们进群时都很慌,但过段时间会恢复平静,医生前辈的临床诊断让我叹为观止。”翟若阳回忆,“有同学一进群就说自己感染了,我们一问发现他既没有拍过CT(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也没有做过试剂盒检测,再细问发现根本没有呼吸道症状,解释后,同学也就淡定下来。”

得到及时、专业的回复,对处于疫情恐慌中的人至关重要。“在国内大家特别信赖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而对于海外学子来说,他们也需要说中文的专业人士来给予心理安慰。4月4日,驻法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与在法华人华侨、留学生连线,就起到这样的作用。”翟若阳说,“定心丸多了,现在留守的同学们也淡定多了,有人晒美食,有人说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在家补补功课。”

牵 挂

“我从没见过父母穿戴全套防护装备,裹得那么严实。”回忆起春节前后,父母双双放弃休假,坚守医疗岗位的时刻,张津瑶感到既骄傲又心疼。印象里,父亲是挺“糙”的人,但看到视频中,穿着防护服的父亲和自己说“放心吧”,她每次都扭过头抹眼泪。

疫情上半场,看着国内数据地图一点点变红,中国留学生、华人华侨时刻牵挂着国内的家人、同胞,奔走世界各地为祖国募捐、采买防护物资。而让大家始料未及的是,疫情很快在海外暴发。“我和爸妈的对话,这时候角色也调换过来。”张津瑶说。

比起海外留学生,他们的家长此时心里更焦急。利兹大学中国学联家长群建立后,群里不间断的信息一度让马玉洁“喘不过气来”。

“有催促发防疫药品的,有质问为什么孩子还没领到‘健康包’的,也有让我们建方舱医院的……”马玉洁坦言,自己难免觉得无奈和委屈,但又非常理解家长们的心情,她与其他学联成员就一遍又一遍地解释,“好在同学们也开始安抚父母。”

误会消除的同时,理解在发生。

“我敢肯定,学联的孩子不敢把他们的家长拉入我们这个群。”“他们也是父母的宝贝。”“孩子们一定照顾好自己!”……家长们的留言有时会让马玉洁鼻子一酸,因为“我们的父母确实不在群里,不想让他们担心”。

祖国也不曾忘记她的儿女。

面对全球疫情,教育部、外交部、民航局迅速通过多种渠道,为中国留学人员筹措急需物资。截至4月1日,已有116吨防疫物资从国内发往意、美、法、英、德、韩、加7国。

当地时间4月3日下午5点,第一批50箱物资运达利兹大学,马玉洁和小伙伴进入了几乎无休的“赛跑”状态。几位同学以流水线形式,分别把药品、口罩、消毒湿巾装进“健康包”里,然后清点数量、重复检查。分装工作持续了整整一天,大家睡了2小时后,于当地时间4月5日上午开始,组织同学陆续在宿舍楼领取。

当天晚上,利兹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唱起“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几百条感谢消息在“留守利兹抗疫互助”学生群和家长群里接龙。此时,派发“健康包”的学联防疫中枢小组成员和临时报名的志愿者们正在夜风中扒着饭,每一次手机振动,都让他们的心头更温暖一些。

4月7日,马玉洁团队发完了首批1696个来自国内的“健康包”和1370个领馆“健康包”。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收到了这份来自祖国的牵挂。他们把心声写在网络上:“就像家人发糖,别人家的孩子没有一样自豪。”

“祖 国”

疫情暴发前,翟若阳自认为是个“很容易紧张”的人,而身在海外抗击疫情的这段日子里,他变成了一个“淡定的中年人”。这份安心,源自他看到的“中国脊梁”们。

短短两个月里,国内更新了7版诊疗方案,这意味着什么?学医8年的翟若阳再清楚不过了:“从科研角度来说,每一版诊疗方案需要各地汇总临床信息给中枢机构,中枢机构审核,再统筹写成方案,之后印发。出到第7版,说明大量病例得到了有效观察和记录,大量的医生对治疗过程作了及时总结,有高效的中枢机构在运转,这背后是无数国人夜以继日地加班、做科研。”

特别是在第7版诊疗方案中,翟若阳惊喜地发现,国内科研人员对新冠肺炎的研究已经到了分子层面。“这说明国内医生、学者的科研能力很强,说明我们的医生敢于使用新的医疗手段,说明他们有丰富的诊疗经验、用药经验尤其是大量的安全用药经验。”翟若阳难抑心中的激动,“有这么多受过良好教育、尽职尽责的医生群体,是我们国家的福气。”

如今,海外疫情日益严峻,中国医疗专家组走下国内“战场”,还没来得及休整,就带着援助物资再次投入全球战“疫”。3月26日,外交部表示,中国政府已宣布向80多个国家,以及世卫组织、非盟等国际和地区组织提供紧急援助。

“中国人好像在骨子里就刻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疫情中,没有国家和个人可以独善其身,而中国这艘已经立于浪潮之中的强大旗舰,正驶向其他的被困船只。”翟若阳说自己想到了一个词——人类命运共同体。

对“祖国”的新认识,总是发生在踏出国门的一刻。

云南姑娘张津瑶爱跳舞,“在国内爱跳爵士,到了国外就只跳民族舞”。

她的学校中国人很少,很多同学对中国一无所知,甚至带有偏见。入学以后她就想着,“能不能做点儿什么,至少让大家看看中国文化、中国人是什么样的”。

在这学期的日程表上,张津瑶除了满满当当的19学分课程,还穿插了很多活动:“去小学做中国文化授课”“去中学表演古诗词朗诵”“参加当地国际节”……在美国留学的这几年,她的生活一直都很充实。

而让她骄傲的是,之前与中国学生没什么联系的外国学生会、当地学校,如今也会邀请她和中国留学生去分享中国文化。

目前,张津瑶的学校已宣布改为网上授课,她的“生活节奏变慢了”,这也让她有时间好好规划未来。连续3年成绩4.0以上,她可以顺利申请继续读研,“然后看看能不能读博,之后想回国发展”。

国内,隔离在酒店的徐庆蒙刷到了一条意大利友人发的视频——中国国歌在罗马上空响起,意大利市民在阳台上高喊着“Grazie Cina”,意思是“谢谢中国”。几秒钟的视频,她看了很多遍。

目前,徐庆蒙正在等一个通知。由于意大利学校停摆,短期内无法开具有效的留学生毕业文凭证书,这导致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无法提供境外学历学位认证,我国驻外使(领)馆教育处(组)也无法开具留学人员回国证明。没有这几份文件,学成归国人员的就业和落户也无法推进。

和许多毕业回国的同学一样,徐庆蒙希望能尽快有解决办法。“等这些事情都办妥了,我就可以专心为理想继续铺路了。”

春季的余寒已悄然过去,她期待着即将开启的新生活。(记者 林焕新)

(《神州学人》记者刘晓蕾对本文亦有贡献)

右侧教学logo

品牌宣传、推广营销、渠道合作

  • WX13683379495
  • QQ641488464
  • jiaoxue#cri.cn,发邮件#改@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_fororder_QQ截图20200109113906教育部官网新华网教育新华网教育人民网教育人民网教育央视网央视网央广网教育央广网教育中国网教育中国网教育光明网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2912光明网教育中国青年网教育中国青年网教育中青在线中青在线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新闻网半月谈_fororder_QQ截图20200109112942半月谈中国科技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726164356中国科技网法制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726165057法制网中工网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26164613中工网教育中国经济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726164805中国经济网未来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2646未来网教育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_fororder_QQ截图20180806180155中国网络视听协会北京教育考试院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4159北京教育考试院中国教育在线中国教育在线新京报新京报千龙网教育千龙网教育北青网_fororder_QQ截图20200109113259北青网21经济网_fororder_QQ截图20200109113405京报网界面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3557界面教育澎湃澎湃上观_fororder_QQ截图20190926104502上观大洋网_fororder_QQ截图20200109115859大洋网奥一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808164756奥一网华龙网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4707华龙网教育上游新闻_fororder_QQ截图20200109120944上游新闻Google翻译Google翻译有道有道淘宝教育淘宝教育腾讯精品课腾讯精品课腾讯课堂腾讯课堂腾讯教育腾讯教育搜狐教育搜狐教育网易教育网易教育新浪教育新浪教育芥末堆芥末堆青塔网青塔网全美在线_fororder_{A5D8CAAF-D895-4B03-A25C-FA2EF4F51937}全美在线新东方在线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沪江网学堂在线学堂在线培生中国培生中国雅思中国雅思中国中大网校中大网校达内IT培训达内IT培训人教学习网人教学习网跨考教育跨考教育中公教育中公教育容艺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3857容艺教育新片场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4331新片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