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保华:大学未来教育评价应建立以“育人为本”的核心价值标准

分享到:

【UFEI论坛:未来教育专家谈未来教育】

编者按:大学未来教育的核心职能是对未来人才的赋能。大学评价标准应基于市场对未来人才需求标准的变化而与之适应,以“育人为本”即人才培养价值率作为大学核心价值标准。

在我国高等教育评价实践中,主要有四种依循的价值标准或范式:一是学术取向的价值标准,高等教育的价值主要体现为知识创造和知识应用。二是社会取向的价值标准,主要体现高等教育对社会的价值和功用。三是人本取向的价值标准,主要体现在人的“潜能”是否得到充分发展、个性是否得到充分张扬、人格是否得到自由。四是育人取向的价值标准,即大学作为育人机构,对学生成长发展的影响成度成为高等教育评价标准。

无论大学职能怎样拓展与延伸,其最核心的职能仍然是人才培养,以“育人为本”作为大学核心价值标准是最为必要的。与“以人为本”不同,育人取向的重点在“育”,即大学对学生的赋能。大学作为未来人才培养的入口和出口的连接,学生经过大学学习这一过程,自身知识能力和价值成长幅度就是评价大学“育”的体现。

王保华:大学未来教育评价应建立以“育人为本”的核心价值标准_fororder_文章配图-王保华

未来教育专家,高教传播与舆情监测中心主任,全国高等教育质量监测评估研究基地主任, 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生导师王保华教授。

高等教育评价需要评价观念的变革

高等教育的评价主体,主要来自政府、学校和社会机构。从目前来看,政府的评价是强势,是主导,很多学校都在忙于应付各种政府评价。“预成性”是常见的评价标准,就是高等教育达到了某一预先设定的标准而被认为是质量合格。而这种评价观念应该随着未来教育发展而变革,应建立以未来社会需求和企业需求为基础的评价观念。

政府对高等教育评价的强势应该强在标准制定和提供服务上,如对办学资格方面的评估应是重点。对学校评价主体而言,应该建立常规性的院校自评,增强院校自我质量控制意识。而社会机构评价主体,则应发挥各自优势力量,增强社会评价参与的广泛性和透明性,增强社会对高校的认知和认可。

国际做法,大学排名发挥“舆论监督”作用

在美国,对大学进行排名评级是社会对高校控制和约束机制的一种体现,名次竞争同时也激励着大学对教学质量和科研水平的更高追求。由新闻媒体《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每年发布的全美大学排行榜,涉及大学录取难度、师资力量、财务状况、毕业率、校友满意程度等指标数据,具有较高的社会认可度。

在英国,《泰晤士报》自1992年每年发布英国大学排行榜,指标数据涉及教学、科研、学生录取水平、师生比例、优秀本科毕业生、毕业生就业率等,是英国政府和大众评价英国高等学校质量的重要依据之一。

权威媒体+大学评价排名已成为国际惯用做法,其鼻祖源自华尔街日报与道琼斯指数的组合。媒体具有天然的权威性和影响力,国际化的新闻媒体是大学质量传播和品牌传播的重要渠道,同时也是大学未来教育舆论监督的手段之一。

排序
大 学
指标
右侧教学logo

品牌宣传、推广营销、渠道合作

  • 微信13683379495
  • QQ641488464
  • jiaoxue#cri.cn,发邮件#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