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迈向2.0 电子产品的校园“大逃杀”正式打响

分享到:

未来网北京2月21日电(记者 张冰清)近日,教育部关于“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的回复上了热搜榜。

自去年8月起,教育部等相关部门连续发布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关于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等。

一系列的政策要求,都提到了信息化电子产品的使用问题。

在不可逆转的信息化浪潮下,未来那些软件到底还能不能用?

老师也是母亲 却无法理解彼此

在河南郑州某中学任教的教师李小萌(化名),经常凌晨一点,被急促的手机振动吵醒。

点开微信,群里又吵翻天了。特意在休息时调成的“群消息不提醒”也抵挡不住群内的“@大军”。

“@老师,你今天布置的作业为什么这么多?”

“@老师,作业要求到底是什么?做了几遍孩子都说不符合要求。”

“@老师……”

李小萌爬起床一一回复家长后,躺在床上,却睡不着了。

因为作为老师的她,另一个角色是母亲。

这样的对话,在女儿班级的家长群里,以家长的身份,李小萌刚刚经历过一遍。”作为教育工作者的我,站在母亲的角度竟培养不出一丝‘同理心’。”

在李小萌看来,微信群看似拉近了家校距离,却让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跟家长交流了。“一切都变质了!”

“现在跟家长说话,变得小心翼翼,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而且老师的职责边界也变得越来越模糊,家长什么都可以问,是质问。你教了什么?为什么教?为什么别的班的老师教的是这样,你教的不是?你为什么不教这个?你为什么布置这样的作业?我们孩子没有学会!今天作业太多了是你的错,今天孩子作业1个小时就写完了,你今天是不是没教什么东西,偷懒了。”家长的想法总是千奇百怪。老师只能叫苦不迭。

可以说微信群的出现,让家校连接最后一公里被彻底打通,甚至有点负距离。

这距离并没有产生美,反而产生了更多的无奈和矛盾。

然而这两者之间唯一的交汇就是孩子,矛盾的焦点则是“作业”。

其实信息化为教学带来了诸多便利,李小萌回忆起自己上学的时候,老师与家长电话都很少打,所有关于孩子的问题,须得见面才能解决。或开家长会,或家访。布置作业的时候,自己会掏出一个小本本记得清清楚楚。“这样的方式大概得有几十年”。

后来有了校信通,老师可以单方面的发送给家长一些信息,与家长之间并没有进行实质性的互动,而功能也只是作为发布通知和说明一些教学任务。

现在则更为轻松的。学生还没放学,家长已经收到群里的布置的作业了,孩子不用再拿本记,家长也不用在群里问;布置作业也可以用学校引进的教育APP上推荐的题库;学生可以用手机paid直接作答提交;甚至连老师批改作业也变成了拍拍照就可知对错。同样的,教育APP自带的解题功能大大帮助了家长减轻了辅导任务。

“眼见他起高楼”教育工具类APP雨后春笋

去年4月13日,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提出建成“互联网+教育”大平台。教育信息化从1.0时代进入2.0时代。

紧接着4月17日,教育部印发《中小学数字校园建设规范(试行)》,作为推动中小学数字校园建设与应用的指导性文件,业内人士表示,该《规范》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全面推进数字校园建设的信号。

资本早已嗅到商机,从投入便可看出。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整年在线工具类app融资情况则达到了83.64亿元,相当于前三年的总和。

一时间,教育工具类APP如雨后春笋般涌出,从产品的应用环节来看,教育信息化类的产品有从作业端切入的,从错题数据统计分析切入的,从走班选课系统切入的,从家校沟通切入,从评测与阅卷切入的,从学科应用工具切入的,从教学内容的,还有提供综合服务的……

根据易观2019年1月29日发布的教育领域APP排行榜显示,前三位全部为作业工具类APP?,作业帮以月活用户数量7120.4万稳居榜首,小猿搜题和一起作业学生端位居其后。从前十名来看,在线工具类APP也超半数,并且这还是寒假期间的数据,渗透率之高可见一斑。

但是这样的轻松并没有持续太久,李小萌回忆大概在下半年一开学,一部分APP就开始停用了。

也就是在开学前没两天,半月谈刊发的一篇名为《“攀比群”“马屁群”“广告群”,家长群变异了》将微信群所暴露的家校关系迅速推上了热搜。

衡水市为家校沟通群出台新规之后,青海、浙江、山东潍坊、上海静安等地市区以及学校纷纷发布新规,以杜绝变异的家校群。

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要求“教学和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使用电子产品开展教学不超过教学总时长的30%,原则上采用纸质作业”。

对于电子作业的管控,各地出台了具体实施方案。其中,《福建省综合防治儿童青少年近视行动方案》要求,控制通过教辅APP等教育信息化软件布置作业,原则上,不布置电子家庭作业;《浙江省教育厅等九部门关于全面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教育和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严禁使用APP布置作业。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田丰曾表示,对于确实对未成年人健康、学习和生活产生重大负面影响的,当然要在客观评估的基础上,毫不留情地进行全方位控制。但也必须厘清政府、企业、学校、家庭之间的界限,不能一味地把责任推到某一方身上。

整改趋势自此初见端倪。企业方面表示拥抱政策,一起教育科技、作业盒子、盒子鱼等企业也做出了回应。他们对政策中提到的“控制电子产品使用时长”“原则上采用纸质作业”的理解是,“不是不用电子产品,更不是禁用,而是合理使用。”

至此,在教育信息化迈向2.0的大背景下,一场电子产品的校园“大逃杀”正式打响。

一场血雨腥风的“大逃杀”

基层中学老师刘亚楠(化名)回忆道,那段时间她几乎是回归了老办法,微信群里除了通知学校消息和日常安排不过多的给家长沟通,电子作业也几乎全部改为了纸质。

刘亚楠虽然按照学校的规定这样做了,内心却仍存疑虑,如果都用纸质作业,那通过APP完成作业的好处就没了,比如提高批改作业的效率、及时反馈答题情况,还有长期的作业监测数据暴露出的教学问题”她认为,应该找一个可以权衡非纸质作业和纸质作业的两全办法,而不能将基于移动设备的产品“一棒子打死”。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推动政策的多是来自社会的反映意见的回应,但需要进行实质的调查作为依据,才能更为恰当的制定政策。学生近视的深层次原因是学业负担过重和近距离阅读。使用电子产品并不是主因,使用时间过长导致的用眼过度才是,“一刀切”是没必要的。

右侧教学logo

品牌宣传、推广营销、渠道合作

  • 微信13683379495
  • QQ641488464
  • jiaoxue#cri.cn,发邮件#改@
国广控股_fororder_{C0F4C757-F8D6-49FB-92A8-E2CC0B7C498C}国广控股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_fororder_QQ截图20180806180155中国网络视听协会Google翻译Google翻译有道有道淘宝教育淘宝教育腾讯精品课腾讯精品课腾讯课堂腾讯课堂新华网教育新华网教育人民网教育人民网教育中国网教育中国网教育央视网央视网央广网教育央广网教育中国青年网教育中国青年网教育光明网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2912光明网教育中新网中新网中青在线中青在线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新闻网腾讯教育腾讯教育搜狐教育搜狐教育网易教育网易教育新浪教育新浪教育未来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2646未来网教育中国科技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726164356中国科技网中工网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26164613中工网教育中国经济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726164805中国经济网千龙网教育千龙网教育中国教育在线中国教育在线法制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726165057法制网芥末堆芥末堆多知网多知网澎湃澎湃新京报新京报界面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3557界面教育北京教育考试院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4159北京教育考试院21经济网_fororder_微信图片_2019071717035421经济网华龙网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4707华龙网教育上观_fororder_QQ截图20190926104502上观奥一网_fororder_QQ截图20190808164756奥一网青塔网青塔网全美在线_fororder_{A5D8CAAF-D895-4B03-A25C-FA2EF4F51937}全美在线新东方在线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沪江网学堂在线学堂在线培生中国培生中国雅思中国雅思中国环球网校环球网校中大网校中大网校达内IT培训达内IT培训人教学习网人教学习网跨考教育跨考教育中公教育中公教育畅游畅游容艺教育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3857容艺教育新片场_fororder_QQ截图20190715164331新片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