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长你我他
  • 古诗文朗诵
  • 国学经典解读
首页 > 成长你我他 > 高考减招,家长要如何选择?

高考减招,家长要如何选择?

时间:2016-11-02 15:40:54 | 来源: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 编辑:殷亮

 

 

在教育改革中,推动教育公平是一种共识。为了促进教育公平,2016年5月,中国教育部公布了一份高考招生方案,将湖北、江苏等12省、市的招生名额,输出一部分给中西部省区。方案一经公布,引发轩然大坡。输出省份的考生家长认为这不公平,他们愤怒抗议,不答应把自己的名额让给别人。家长们的看法是否合理?教育部门此举是否能促进公平?本期《成长你我他》,我们走进21世纪教育研究院教育沙龙,听专家解读:面对高考减招,家长要如何选择?

 

互动你我他

 

湖北喵妈:儿子7岁,很喜欢不举手就说话,特别要求被关注,喜欢组织同学们玩游戏,教小朋友游戏规则,但是,如果别人不听他的,他也会特别激动特别生气,每次说话热情极高,非常激动,好胜心强,特别是玩游戏,输了就大声说话,而且生气,对于这孩子怎么办? 

 

林志敏:像这类孩子很多!从孩子的成长角度来看,孩子有这样的表现非常好,因为他能主动跟人交往,主动制定规则,说明这孩子有领袖天赋。但是,人在成长过程当中总有瑕疵,孩子遇到事情会急,会没有方法,所以妈妈为此提出问题,这也是非常好的妈妈,因为她关注孩子的成长。对于这样的孩子一定要好好保护他,关键是保护哪一点呢?因为这样的孩子往往会引发冲突,甚至会受挫,受到别人的非议,说他要求别人遵循规则,可是自己却不遵守规则。所以,一旦让这孩子遵守规则,可能他会受挫;而纵容孩子又可能使他无视规则,要让他既要遵守规则,又让他能挑战权威,包括有创新意识,在这之间走好自己的人生道路,7岁是很关键的时期。

 

说到底,我们应该教育孩子在矛盾中学会平衡,爱激动的孩子或文静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矛盾。父母一定要保护孩子的积极性,保护他探索外部世界的积极性。要让孩子懂得,遵守规则到底是好还是坏?比如,他不举手就发言,他是在“挑战规则”还是“急于想发言”?这是很关键的。因为许多孩子是真的想表达自己,但他不懂规则,这时候就要让他学习“规则更能把事情办好”,也就是说,我们不能通过压制他服从来让他遵守规则,而是要让他知道制定规则的原理,让他发自内心地去遵守规则。作为妈妈,要耐心地给孩子讲解:如果你不举手,别人也不举手,你想表达别人也抢着表达,谁都讲不清楚,结果你的好主意就没人听了。如果有一个规则,大家轮流发言,发言的时候先举手,一个一个发言,大家都能听清楚,你的好主意就能被别人听进去而采纳了。所以,抢着说不一定能赢,而是轮流来,好主意就可以说清楚。让孩子知道,遵守规则比不遵守规则更容易实现他的愿望,那么孩子就会主动去内化规则意识,一方面不打击他的积极性,同时他发自内心的知道规则的重要性,规则就是为了让人更好地办好事情。

 

第二,如果别人不听他的他就激动,好胜心很强,妈妈可以借着这件事对他讲:你看,别人不听你的,你光大声叫,就是因为你们少了规则,要大家轮流表达意见,然后讨论来决定。现在你靠大声来压倒别人,可是还有嗓门比你更大的呢!妈妈可以通过这个例子反过来说明发言一定要举手,别人尊重你,你也尊重别人的发言,特别是在这个场合里,谁是主持人,要尊重他,而不是抢着发言。

 

如果他的主意不够好,别人不听他的,如果妈妈在场,一定要跟他耐心解释,你的主意和别人的比较,确实别人的更好,你要学会听好主意。虽然你平时出的主意很好,但这次不够好,就要赶紧调整,变得更好。所以妈妈要促进他不断进步,去促发他学习的热情,他有主意还有增加知识,让主意变得更完全、更好。小朋友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和别的小朋友有冲突,妈妈要引导他,而不是打击他,他自然就学会去平衡了。最怕就是打压,使得他积极性受到挫伤。所以,遇到这种情况,第一是要保护他与外界接触的兴趣,敢于表达自己;第二还不能让孩子自满。许多孩子出了个主意,别人就听他的,他就很想维持在小群体当中的威望,可是,维持威望需要不断补充才干、不提高自己,否则威望也会慢慢失去的。所以,妈妈、成年人都要支持他学习。作为孩子,一个对外界保持充分的兴趣,敢于表达;第二还能不断反省自己,调整自己、提升自己,勇于学习,改正自己。作为小朋友,尤其是愿意做领袖的人,要真正懂得,做一件事情,不是听“你的”、听“我的”,而是听“对的”。他可以把大家的意见集中起来,归纳,出一个更好的主意,所谓民主和集中。这样的思维方式需要培养,培养起来以后,这个孩子以后一定会大有出息的。

 

节目观点

 

1.减招的真实情况是什么?

 

熊丙奇:实际上,国家调整生源的计划和推进东部地区高校和中西部地区的协作由来已久了。国家调整生源的基本原则是不影响当地的“录取率”,在这样的原则之上,国家选择生源下降的省份,保证“录取率”不变的情况下,把一些招生计划移到中西部地区去,缩小地区之间的高考录取差异。也就是说,所有调整生源的省份本科录取率、一本上线率和整个录取率都不会下降。这里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录取率”,一个是“录取指标”,这两个是不同的。从“录取率”来看,各地整体的上线率是不会变的,甚至会有提高;另外一个是指“录取总量”,在生源下降的情况下,“录取指标”不变的话,“录取率”肯定会有很大的提升的。

 

储朝晖:江苏这几年的“录取率”还是上升的,但是相对于家长的期望,家长是期望生源减少以后,自己的孩子可以上更好的学校,这是家长的期望。现实当中,每一个家长、每一个考生都处在高度紧张当中,每一个信息都会影响他们的紧张程度,这次减招3.8万,就显得很大的数字,家长就承受不了了。

 

熊丙奇:因为这次公布的数据太粗犷,严重的不透明,任何一个家长看了都会有严重的紧张感。家长只看到调出的名额,不知道怎么调的,也不知道调出以后有没有调进来的。因此,这个数据的公布本身就是不全面的,结果导致很多家长产生恐慌情绪。

 

2.这场风波反映出的问题?

 

熊丙奇:首先是政策层面,第一个问题就是政策的制定过程。其实在2010年,国家出台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简称《纲要》),就提到了要促进教育公平,其中也谈到各地高考的公平。2014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里,又提到要缩小各地高考录取率差距。但是,我们在推进的时候要意识到,这要涉及到各省高考利益的调整,把东部地区的利益划分到西部,必然涉及东部考生和家长的利益,而凡是涉及到老百姓利益的,根据《纲要》,应该实行公开决策,也就是说要广泛听取老百姓的意见,要提高决策的科学性。但是,决策者低估了民意对这样的调整的反映,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做促进教育公平的好事,因为当年国家提出高考改革要促进教育公平时,大家都认为这是改革的亮点,全国舆论一片叫好声。决策者就认为,既然大家都叫好,就可以大胆去做,就没有去听老百姓的意见。但是,在具体调整的时候就涉及到个人利益了,就出现问题。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觉得这个问题太复杂,要跟各个省去讲:要把你的指标调出去,肯定很多省都不愿意。如果征求意见那么麻烦,干脆就不征求意见了,这样可以把政策尽快、尽早地推进。因为原计划要在2015年把省际录取率差距缩小到5%以内,到2020年达到更高程度的教育公平,所以有关部门就以“只争朝夕”的态度来推进这样的调整指标,就导致了没有广泛地征求意见。

 

杨东平:在家长的价值观中是不是也包含了本位主义的观念?前两年,国家要推出异地高考制度的时候,上海、北京的家长都上街了,他们认为,允许农民工子弟在流入地参加高考,就把我们本地人的机会占据了?

 

熊丙奇: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这其实就是第二方面的问题,制度的问题。因为我们现在实行的是“分省、按计划录取”制度,既然你把指标分到省了,那这个指标应该是有户籍的人享受的,是“我们的蛋糕”,所有老百姓都会这样考虑问题。所以,我认为对于老百姓的利益,我们应该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不能对他们说:你应该发扬奉献精神,顾全大局。而且家长们觉得,本来自己的孩子学得很辛苦,按照往年录取的情况,可能孩子会上一个更好的大学,今年这样一来,他发现上不了好学校了。所以家长的焦虑是可以理解的。倒是决策者要注意,一个是异地高考的开放,应该是根据高考人数的多少,来增加这个地区的指标,不要去瓜分当地人的利益;还有,对外地调拨的时候也不要动原来的利益。

 

比如,我们国家现在也倡导要加大对中西部地区的投入,把当地大学变成优质大学,这样自热而然就增加了录取指标,就不用再去调整原来的指标。第二,有些大学可以随着生源结构的变化来调整专业,在现有情况下适度扩招,扩招指标可以增加到招生计划比较少、录取率低的地方。

 

因此,我觉得决策者要考虑清楚,多听听老百姓的意见,保护他们的利益。而且高考利益是比较核心的利益,有的人认为,应该在高考前三年就公布招生计划,不能临到高考才公布计划和指标,这让孩子特别焦虑和恐慌。我觉得这个意见也不是不合理。国家也倡导,任何政策要“三年早知道”,那么调整招生计划也应该“三年早知道”。而现在每年招生计划都是到填志愿的时候才公布,这其实是有问题的!我们还说要让学生做好规划,要结合自己的能力兴趣去选择适合自己的大学和专业,结果他所有信息都不知道,选择就很盲目!国家要让孩子做好规划,自己的政策就要先做好规划。现在的政策一年一变,上海、浙江明年怎么录取到现在不知道,这些都是问题!作为一个成熟的制度,必须先广泛征求意见,然后才能有一个完整的构思,有一个好的顶层设计。

 

发生家长抗议的事以后,可能以后信息披露更困难了,但是还是要按这个思路,今年公布信息是正确的,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公布得应该更细,做好解释。再就是,在政策制定公布之前,应该广泛听取意见,这就更加完善了。

 

储朝晖:各方的诉求都应该有充分表达的渠道,要解决问题不能是就意见而提意见,还应该有更专业的评价,不是谁的声音高就听谁的。

 

3.家长的看法?

 

家长1:坦率地讲,家长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很正常的,因为高考几乎是唯一的道路,所谓“独木桥”,必须过了这个桥,以后才有找到好工作的可能。一旦听说“减招”,家长肯定反应很强烈。因为家长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好。至于别人的孩子,可能不太会去考虑。所以,我认为家长去申诉并不是真正追求教育公平,真正公平应该是对所有人。他们只是关注自己的利益,至于贫困地区的孩子能不能上大学?上不了大学又怎么样?他们不会去思考。说个玩笑话,我倒是可以把我女儿上大学的名额贡献出来,因为我认为现在上大学的选拔机制,非常不利于孩子的成长。我不是说大学培养人才不好,而是说,从孩子一出生,就往考大学的方向去驱动他,而这个路径是由“经验”和“功利”构成的,与“教育面向未来”的方向是相反的,这种教育我觉得违背了很多基本的人性。

 

家长2:“减招”对于家长个体来说的确是蛮紧张的,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没什么不好吧!现在大学生太多,反而质量不高。当然,现在一家就一个孩子,总是望子成龙,考大学是唯一的出路。其实,在国内上大学,如果不是一类大学,就没什么意思了,因为这四年基本都是混。我的孩子两年后高考,我是这么想,现在是需要努力,但也不能拔苗助长、急于求成,假如他能考入国内“一本”大学,就在国内上;如果不能,就想办法出国读四年大学,回来进可攻,退可守。

 

4.什么是真正的教育公平?

 

熊丙奇:这次风波让我们反思正在推行的高考改革,我们现在实行的“分省按计划录取”的制度,在这样的框架之下,我们如何来调整各地的高考公平?所以有人提出要取消“分省定额”,因为在没有取消“分省定额”的情况下实行全国命题高考,只能解决“评价”的问题而无法解决“公平”的问题。我们国家的大学分为三类:一个是全国性的重点大学,一个是地方高校,一个是高职院校,为什么我们这三类大学不能根据性质,实行三种不同的招生模式呢?对地方本科院校,可以进行分省计划录取,因为它本身在本省招得更多;而高职高专可以进行注册入学、申请入学,宽进严出;而全国重点大学可以借鉴研究生的入学模式,研究生没有分省计划,学生在学习地、工作地都可以报名,参加全国统一考试,大学再进行面试,最后录取。我个人认为,最理想的大学招生方式应该是高校自主招生,由第三方社会机构进行专业评价,高校与学生双向选择。如果不行,退而求其次,可以借鉴研究生招生方式。

 

储朝晖:现在许多做专业研究的人都搞不清楚,“评价”的“用户”是谁?事实上,过去四十年,“招生”和“考试”是合在一起的,政府是考试的东家(招生),又是考试的主办者(考试),这样使得考试部门过于强化自己的职能,反而起了它不应起的作用。我认为更多的功能应该放在高校,由第三方专业团队对学生进行鉴别(评价),具体某学校应该招什么学生(招生),不同学校有不同标准,多样化的标准。这是比较合理的。可是现在考试部门把它搞得很复杂,“用户”(高校)觉得不好用,问题就出在这里!所以,我们要明确,考试或者是第三方评价起的作用是什么?应该是找一个大家通用的标准去评价学生,而不是搞一个很复杂的标准,好像是很全面,但实际上不能满足考生的多样性,也不能满足学校对考生需求的多样性。

 

5.“自主招生”还是“分省计划招生”更有利于高考公平?

 

熊丙奇:我非常肯定地说,“自主招生”更有利于高考公平。因为目前的制度对贫困生不利。有两个原因:第一,分省录取制度本身就制造了各省高考录取指标的不公平;第二,在现有的高考制度之下,农村生、家庭贫困的学生,他的成绩是无法和城市学生进行比较的。我们知道,现在农村学生上大学的比例已经提高了,但是农村学生更多的是进二本、三本、高职院校,因为他们高考分数比较低。我们现在靠分数说话,不管过程,不管起点是什么,但这个考试对农村孩子来说,他享受的是薄弱的教育资源,怎么能够公平?因此,现有的制度,不管是分省录取还是一张卷子的制度,都对农村生是不平等的。为什么自主招生会更公平呢?第一,自主招生没有分省计划,所有人不分户籍参加考试,大学独立进行录取,在这个过程中,大学的评价指标可以多元,可以看这个学生的过程性,一个学生来自农村,来自贫困家庭,他可能100分里只考了60分,另一个学生考了80分,但是,我认为这个60分和80分是一样的,因为你在这样的环境中考出这样的成绩就是很好了!第二个问题,大家是否担心高校自主招生不利于农村学生?其实高校的“良心”是被逼出来的,高校为什么会倾向于城镇地区?因为是它“选学生”;今后应该是大学“被学生选”。如果我们现在开放报考大学的话,大学的压力很大。比如2006年,上海允许学生同时报考复旦和交大,如果同时被录取,可任选其一,这样一来,大学的压力就很大。如果一个学生可以同时拿到北大、清华等好几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会是什么结果?我们现在的高考改革,还是一个学生只能有一张录取通知书。我一直认为,自主招生的核心应该是学生拥有选择权,学生有了选择权,学校必然就自主招生了,现在中国没有真正的自主招生。

 

储朝晖:从我做专业研究的角度,学校招生,应该倾向于招一些对学校长期发展有影响的学生。比如哈佛大学,它招生既看成绩,也看学生未来的潜力,他有没有使命感、有没有长久发展的后劲?当年我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县的高中招了两个重点班,一个是农村重点班,一个是城镇重点班,当时我们农村班每次考试都考不过城镇班,但是现在过了40年再回头去看,我们农村班的学生发展的整体状况好于当年的城镇班。所以,我赞同熊丙奇刚才讲的,打破现有计划体制,更有利于公平。

 

6.家长要做怎样的选择?

 

熊丙奇:实际上,这场风波的发生,跟政府部门制定这项政策、公布政策的时候不透明,语焉不详有关,但是,在家长出现不满之后,有关部门进行了回应,从目前来看,一定程度会平息家长的不满情绪。但是,目前家长已经转向关心本省的录取率和外省的差距问题,比如与北京、上海等地进行比较,这个问题实际上就变得更加复杂了。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如果不很好地解决,类似的问题还会持续、不断地上演。

 

一方面,我们希望政府部门制定政策的时候更加公开、更加透明;另外一方面,作为家长,对一些信息分析之后做孩子的规划,也要理性,不能盲目,如果带着一种情绪去分析的话,自己也会产生一种焦虑感。以前我们是“大学独木桥”,现在是“名校独木桥”,都想考一本,进985院校、211院校。因此,我们要消除家长的“名校情结”,引导他们关注孩子的个性成长,去选择适合孩子的院校,就必须消除学校的等级身份。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取消高考的批次录取;第二是废除985、211这样一些系统的工程,让每一所学校能够平等竞争,办出自己的质量和特色。这样的话,教育到一个比较丰富的程度,人们就不再追求进“好的大学”。因为如果大家都追求“好的大学”,最好的大学只有前面那TOP几个,那么孩子的焦虑就永远无法减轻。

 

家长3:我一直在关注一些社会事件,比如复旦投毒案,还有前几天北大学生弑母案等,我觉得一句话说得很准,现在中国的孩子,在幼儿园学小学的知识,小学学中学的知识,中学学大学的知识,可是到了大学,连基础的人生观都没有形成,学了太多的知识又有什么用?!我觉得这是价值观的偏移。我觉得无论是剃头匠还是百万富翁,只要适合自己,安于自己的现状,每天快乐就可以了。

 

家长4:我去年参加浦江论坛,其中一位学者发言认为:现在越是名校毕业的学生创造力越差,他给出这么一个结论,也有相关的数据。我们现在所有的考试都有标准答案,你的思考必须在试题之内的,来提供一个符合他要求的答案,这才能证明你是对的。这对孩子的两个很重要的素养破坏是很大的,第一就是创新的精神,第二是合作的能力。合作这块的破坏就更加明显了,我们都看到很多高考标语,类似于“提高一分,干掉千人”,这里面传达的信息非常不好,只注重个体的成功,从内心深处希望别人都考得不好。这种不良的竞争机制从小在孩子心里埋下不良的种子。他不是说想着帮助别人进步让我有很大的愉悦,而是看到别人比我好,我心里就很难受,甚至难受到极致就想要摧毁他,像复旦投毒案就反映出这种心态。

 

目前,我自己的孩子没有进入到学校里,我们联合了一些家长,用自己的方式来教育我们的孩子,我的想法是,希望最大程度地保全孩子的合作精神和创新精神,因为这两个素养是小孩子与生俱来的,只有你不破坏它,它一定会长成的,恰恰这两个素养对一个人来讲,是最重要的。人类之所以社会发展、进步,本身就是“创新”的过程。同样,人类社会走到今天也是基于合作,“合作”就是人的伦理,彼此要帮助,彼此要相爱。我希望通过我们这种教育模式,最大可能地保存孩子合作与创新的素养,让这两个素养发展得更好。因为我相信,如果孩子身上有合作与创新的素养,任何工作都是可以胜任的。我们这种教育尝试,至少能给人们以启示,并非只有高考这条路,才可以让人成功,因为毕竟大多数孩子是没有上大学的,那这部分孩子的人生,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件事情。我的理想是,10年、20年过去了,我们这批小孩子长成了,他们能够让人们看到,他们这样一种成长模式,也可以在社会上安身立命,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收获美满的人生。

 

熊丙奇:对家长来讲,首先一点就是要尊重孩子本身的个性,尊重个性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首先要了解孩子,而很多家长不愿意观察和了解孩子,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孩子,因此,家长要学会观察、了解孩子。第二,在了解孩子个性之后,给他创造一个自由的环境去发展个性,而不是扭曲他的个性。我们发现,经过12年的教育之后,可能孩子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个性了。以前活蹦乱跳的孩子到后来就知道死读书,知道考试。因此了解孩子的个性,同时尊重孩子,给他自由发展的空间,可能是家长在现有高考制度之下应该努力去做的一件事。

友情链接:芥末堆多知网腾讯教育百度教育网易教育新浪教育搜狐教育